无章代码

【双叶】十二点的礼物

*ooc

*ooc

*ooc

*年下!

*去年的生贺,今年大号写了这篇堆到现在

*假装今天0529好不好呀爸爸们


夜渐渐地开始深了。

叶修回到家,看到空荡荡的房子愣了愣。

哦对了,叶秋好像是跟同事出去聚会了,自家爸妈出去旅行下周才回来。

匆匆洗完澡,叶修躺倒在床上,抓起床边的电子钟看了一眼。

9:50P.M.

这个时间对于熬惯了夜的叶修当然算不上什么,刚刚与兴欣一队人的笑闹场景似乎还在眼前,却是断成了一节节的彩色默片。

屋内没开灯,花园里常年亮着的照明灯苍白地透过玻璃轻飘飘落在书桌上,没有月光,几颗黯淡的星星安静地亮着。

啊,说起来,这个生日明明是拥有最亲密血缘的两个人没有在一起过。

想到这点,叶修自嘲地咧嘴笑笑,正准备起身洗澡,铃声却不适时地响起来。

等等……?叶秋这家伙什么时候把电话铃设置成官方荣耀宣传曲的?

马萨噶?口嫌体正直?

撇开乱七八糟的想法,叶修拿起话筒。

一阵奇怪的杂音过后是混乱的舞曲和电音土嗨的刺耳声响,很久没有人说话,沉默的气氛有些令人尴尬,叶修试探性地说了一句:“您好,这里是叶秋家。”

“叶修。”

叶修一愣。

“叶秋……?你在哪儿?”

“真是的……这辈子最讨厌你了!”

对面很是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然后似乎恶狠狠地按下挂断键。

嘟——

醉了?

叶修站在原地有些哭笑不得。

以前叶秋也会这样时不时和他闹个别扭,撅着嘴坐在门前的台阶盯着地上的光斑摇晃,一整天不跟他说话,第二天却又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老师都分不开。

他从床上站起来,披上外套走到阳台,手中捏着久未使用的手机,开机看着通讯录唯一的联系人按下拨号。

“混蛋哥哥!”对面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喝醉了,语气有些不易察觉的委屈。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还有点时间,咱可以唠唠嗑。”

“很远的。真的要过来?”

“废话。远就赶紧说啊,不然来不及了怎么办?你负责?”

“我负责就我负责……啊,我在XX酒吧。你个路痴小心迷路。”

“呸,”叶修笑骂一句,“可能要很久,怕我迷路就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嗯。”

叶修挂断电话,下楼穿鞋急急穿过走廊飞跑出去。

没有交通工具了,酒吧所处的地带比较偏远,的士不见几辆上面都还坐了人,公交早就停运了,地铁线路今天刚好故障,关键时候还是自己的两条腿靠点谱。

花园门口钟楼当当当当地响了十下。

10:00P.M.

很久没有这么潇洒地跑过了吧。叶修穿过繁华的商业街,眼睛漫无目的地扫过道路两旁的橱窗,光彩绚丽的霓虹灯闪耀着不知名的光,人潮即使在这个点也没有稀少,脂粉香和混浊的空气混合在一起,让叶修感到胸中一阵憋闷,有人正大喊着别人的名字把酒瓶摔碎在地上撒着酒疯眼角发红,讽刺的是前方不远处有个约摸二十几岁的男孩正手捧一束玫瑰对着女孩单膝下跪,女孩满脸泪水地抱住了男孩。

叶修跑过这一幕闹剧,汗水沾湿了他的头发,少有梳理的黑发一缕缕粘在前额上有点不舒服,奔跑带来的大脑缺氧让叶修眼前有些模糊不清,仿佛正闪过一幕幕记忆中的叶秋。

自己上课没听被老师罚站,叶秋仗着老师刚来分不清他俩毅然决然站起来走到外面,自己冲上前拍头低声骂他一句傻逼,结果是老师用关爱智障的眼神说叶修不坐你那个位置我知道,两个人在教室外头顶着三十九度的高温站了三节课。

叶秋作死爬树趴在树枝上不敢下来自己笑了半个小时在摇摇晃晃搬来梯子爬上去扶他下来,下来后明明还怕得双腿发抖却如有神力殴打了自己一顿。

离家出走的前两天叶秋某一时刻向他投去复杂的不舍眼神和当晚小心翼翼地落在自己额头上柔软温热的触感以及第二天早上叶秋湿了一小块的枕头。

不知道叶秋发现自己拿了他的装备离家出走那一刻是个什么感想。

待会儿要好好问问他。

想着想着叶修又笑出声,得亏跑得快不然估计要被人当成傻逼。
平时不锻炼的叶修靠着惊人的毅力坚持了几分钟的极限速度之后自我颓废地慢跑起来。

还在路上顺便买了一个小小的荣耀胸章。

鬼知道他发了什么疯。

10:40P.M.

叶修掏出手机一看,不出意外地发现很晚了。

早知道该跟小周他们一起练练的。叶修撇撇嘴,身体确实吃不消,速度又慢了一层。

“喂,哥?你到哪儿啦?”叶秋的电话突如其来,声音中似乎带有几分戏谑。

叶修停下来靠着路灯柱喘了口气:“你猜。傻弟弟真那么关心你哥啊?”

“别自恋了。要来赶紧,这里吵死了。”

啪。电话又断了。

叶修紧赶慢赶地走了几步。

渐渐靠近居民区,道路两旁只剩下昏黄的路灯,却哗啦哗啦地下起大雨。

11:20P.M.

只剩四十分钟了。

叶修站在廊下对着雨帘思考良久,还是脱下外套挡在头上冲进雨幕里,几乎可以说是跌跌撞撞地向前跑。

雨点打在身上冰冰凉凉的很疼,叶修想想自己也是奔三的人还像小年轻一样在雨里跑,有些无奈地扯出一个苦笑来。

毕竟是不能失的约。

11:56P.M.

酒吧独特的装修终于出现在眼前,叶修湿透了一层外套和头发,他脱下外套挂在手臂上0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却直直对上角落叶秋惊讶的眼神。他有些脱力地冲叶秋笑笑,一脚一个水印地走到叶秋对桌想坐下,却被一股蛮力扯着跌进叶秋怀里。

“闹什么呢这么大个人了,放开,乖。”叶修强制性地被叶秋搂在怀中,头埋在叶秋的肩膀上,试探性地挣扎两下却被环在腰上的那双手箍得更紧,只好出言安抚,“等一下你感冒了怎么办?”

“你是不是傻。”叶秋闻言百般滋味在心头,松开叶修让他站起后看着叶修的眼睛。

“嘛,没有像样的生日礼物了,这个你就先收下吧。”叶修答非所问,拿出一直护在怀里的精致胸章弯下腰给叶秋别上。

“很好,就跟我差那么一点。”叶修挑挑眉调戏意味地看着叶秋,脸上微笑的温度暖和得几乎要把叶秋整个包围。

吵嚷的酒吧依然没有减弱半分喧嚣,大多数人都忘我堕落地跳着舞,舞台中央的外国dj和辣妹动作暧昧,一切都在喧闹,包括叶秋此刻跳动得格外迅速的心脏。

他突然站起身来,按着叶修的头吻了下去。

叶修显然非常措手不及,拼命地想要挣脱,可他刚刚才运动完,身体素质本身也很弱鸡,如何打得过天天健身房两小时的叶秋?只好愣愣地站在原地任自己的亲生弟弟侵略意味的亲吻。

叶秋没有撬开叶修紧闭的唇,只是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细细密密地描摹着自家哥哥唇瓣的形状。

出格的行为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叶秋松开叶修,对着这张自己无比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脸,他忽然红了眼眶。

“我靠叶秋你发什么……”叶修恢复清醒下意识发句牢骚,却在看到叶秋眼角泪水那一刻整个人瞬间僵硬。

他看着自己家咬着下唇的弟弟,想起十几年前那个夜晚叶秋同样无助而悲伤的面庞。

他伸手抱住叶秋:“别哭,我回来了。”

回应他的是叶秋新一轮的吻。

这一次叶修没过多挣扎,任着叶秋用舌头扫过他的上颚,卷着自己的舌头横冲直撞。

叶修的眼睛里渐渐蒙上一层水汽,身子瘫软得只能靠着叶秋勉强站立,模糊不清的呻吟从喉咙深处滚出。

叶秋看他接近缺氧心下不忍,还是松开了叶修,没来得及分离的唾液在两人之间拉成一条色情的银线,叶秋笑得像只餍足的猫。

“混蛋弟弟,什么时候对你哥抱这种心思的?”已经了然状况的叶修此刻饶有趣味地盯着叶秋。

“猜。”叶秋毫不示弱地回看叶修,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良久同时笑出声来。

叶修凑近叶秋在他眼角轻轻啄了一下:“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

“能不能要点脸?”叶秋笑,扒在叶修身上凑近他耳朵,“这真是这么多年来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笨蛋弟弟,”叶修一个激灵推开叶秋,“我要感冒啦——快回家!”

“呸。谁是你笨蛋弟弟!以后在床上叫一次做一次。”叶秋故作严肃,暗示性地摸了把叶修的屁股。

“叶秋你一上来就搞这么大的啊?我报警了?”叶修拍开叶秋的手。

“正常点儿,上车,回家了。”

“等等你没喝酒啊?”叶修突然反应过来。

“我有说过我喝酒了吗?”叶秋坏笑。

“啧,你个心脏。”

“承让承让。”

秒钟在此刻掠过12。

12:00P.M.

END.